我的网站

中国大案要案纪实——舞钢书记李长河雇恶杀人案

2022-01-09 01:22分类:资产上链 阅读:

原作者:张惠君,吴天庆出处:《吉林人大》原文链接:原文出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夜幕深沉,亡命杀手悄然而至

1999 年6 月18 日23 时50 分,河南省舞钢市。

浓浓的夜幕中,一辆深蓝色“松花江”牌出租车,悄然停在了温州路市计生委家属楼附近。

“把活干爽气爽直点⋯⋯”出租车内一个叫田兴民的与另外两人一阵耳语。霎时, 接纳指令的两名年轻人身带尖刀,面带恶气,蹿出汽车径直钻进计生委家属楼, 沿着黝黑的楼道悄悄朝五楼吕净一家摸去。

吕净一何许人?时年35 岁的吕净一曾担任过舞钢市尚店乡副书记、八台镇常务副镇长, 现系市残联副理事长。其妻钟松琴在市第三小学任教,她叨教弟子创作的作品, 曾多次在国际大赛中获奖, 是当地颇闻名气的优异教师。

方今, 从室外纳凉回屋的吕净一锁住屋门拉灭电灯, 与其妻到卧室安息。

“不错, 就是这家。”两名歹徒用手电筒朝吕家屋门一照, 作出确认。

又名歹徒身子稍微向后一闪, 运足全身气力,抬脚朝屋门猛然跺去。

“咣当”一声大门洞开。吕净一夫妇听见响声立即翻身下床, 还来日得

及拉开电灯, 两名手持尖刀的歹徒已跨进卧室。歹徒用手电筒照住吕净一的眼睛, 不问青红皂白举刀便向他的头部、胸部乱刺一通,吕净一顿时血流如注。他忍着剧痛用双手紧紧扭住又名歹徒,与其睁开了殊归天奋斗,从卧室不停打斗到客厅。

外子有难老婆怎能袖手旁不益看? 黑黑中,吕妻在高呼“救命”的同时,奋力扑上前去,归天归天搂住歹徒的后腰,以惊人的力量,一下将歹徒掀翻在地。另又名歹徒见状, 立即举刀朝吕妻背部残忍地刺去, 一刀、两刀⋯⋯霎时, 殷红的鲜血从她的背部喷涌而出, 钟松琴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随即两名歹徒拔出鲜血淋漓的尖刀, 捂住被本身所持之刀刺破的伤口,他仓皇逃离现场。

“110 ! 110 ! 计生委家属楼发生恶杀案⋯⋯”零点时分,紧急求救和报警电话打破了钢城的僻静。

“110”闻警而动, 几分钟后, 刑侦人员火速而至。在医务人员的大力挽救下, 受害人吕净一与升仙人擦肩而过。钟松琴,这个正在哺养战线上施展才华、受人崇敬的年轻女教师, 因被歹徒刺破肝、肺、肾脏等多处大量失血归天亡。

在当夜成立的“6 ·18”破案指挥部同一调动下, 全市的刑警、巡警、交警和防暴警察各司其职,协同作战。破案指挥部挑选的150 名精兵强将把一张无形的法网撒向了茫茫人海。

血案告破,政法委书记惊恐万状

“那天夜里, 俺在外边纳凉回家时见一辆出租车停在家属楼附近⋯⋯”6月19 日上午,正在医院挽救中的吕净一, 断断续续地为侦查员挑供了一个紧要情况。

经过深入调查, 侦查员证实了吕的回忆。同时了解到恶杀案刚刚发生过,这辆可疑的出租车便鸣金收兵。

“一个疑点也不克放过,要把这辆车查出来。”指挥部获此紧要情况应机立断。

功夫不负居心人。侦查员经过一番奔波后, 查实那辆出租车的牌照为“豫D3031”号。事不宜迟。侦查员以找车为重点立即睁开侦查。车主刘富国很快被“请”进破案指挥部。

“昨天夜里你拉过哪些人?都去过哪里?”侦查员刀切斧砍。

“谁给钱拉谁, 去过哪里记不清了。”不愿招惹是非的刘富国试图蒙混过关。

“昨夜11 点后你的车去温州路干啥?”侦查员言必有中。几个回合的较量下来, 刘富国已是大汗淋漓,终于吐出真情。

“昨天夜里,俺拉过三个素不相识的乘客。夜里11 点多,他们让俺一块在北京宴饭庄喝酒吃饭后, 俺从命他们的请求把车开到了温州路计生委家属楼附近。在何处停了半个多小时后,其中有两个一肥一瘦的乘客下车进入了家属楼,不久便慌慌张张跑下来,让俺赶快开车走, 俺把他们拉到离长城饭店不遥远,他们就下车走人了。下车时,一个人说车上有血,让俺擦失去。”

“他们去哪里去了?”“这俺的确不知道,在北京宴饭庄吃饭时, 老板相像与其中一个乘客意识。”

刑警直扑北京宴饭庄。据老板曹小平交代,他意识三人中的田兴民,此人在舞钢市棉纺厂制革分厂工作。

“立即传讯田兴民!”侦破指挥部一声令下,法网顿开。午夜,田兴民在睡梦中被威武的刑警从被窝中揪了出来。就在抓获田兴民的时刻,公安结构在社会上发首的政治攻势开始见效。

6 月20 日早上, 罗某向侦破指挥部举报: 6 月19 日夜间, 两个混名叫“老亮”和“老依”的人浑身血迹,携带尖刀叛逃其家中,现正在他家寝息。当务之急。全副武装的刑警驾车风驰电掣般地直扑犯罪疑虑人的隐匿之处。

正在熟睡中的“老亮”、“老依”如履薄冰束手无策, 沾染着斑斑血迹的两把尖刀当场被缴获。经检验,刀上的A 型血迹与被害人吕净一、钟松琴的血型雷同。

夜幕矬垂,大地沉睡,然而审讯室的灯光还是通明。在突审中警方发现,这两名造孽多端的流氓恶棍,都有着犯罪的记录。

“老亮”叫刘国兴,37 岁,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, 1978 年因结伙打架被劳教两年, 1980 年因抢劫悠闲军军帽被劳教三年,脱逃后又因抢劫于1980 年被判处有期徒刑7 年。

“老依”叫依志宏, 31 岁, 辽宁抚顺人, 1988 年因盗窃被拘留, 1992 年5 月26 日因盗窃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,同年12 月保外就医。

如此劣迹斑斑的重刑犯, 为何能悠久游离于电网高墙之外, 造孽多端危害社会?令人费解。

面对威厉的刑警,两名号称“东北虎”的歹徒恶残之气早已荡然无存。他们哆哆嗦嗦地交代: 与吕净一夫妇前生无仇、现代无仇,全是受了田兴民的指示。

“扛住不启齿, 仙人难下手”。审讯室中,时年29 岁的田兴民使出了本身的“高招”, 但攻势凌厉的审讯很快撬开了他的嘴巴。

“唉!这都是俺的老厂长鲁耀民让干的。”田兴民垂下脑袋悲叹一声。

田兴民的交代使审讯人员黑黑吃惊。在舞钢市,谁人不晓年近半百、大红大紫的鲁耀民, 他曾经是舞钢市纺织厂厂长、市长助理。这个大名鼎鼎的企业家, 现任平顶山市天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,是市第七届人大代外⋯⋯在他的头顶上罩着一个又一个夺目的光环。

法律面昔人人平等, 这决非戏言。平顶山市公安局接到舞钢案情通报,立即同意预案,隐秘对鲁耀民睁开调查。

“上市委去, 车开快点!”6 月19日上午, 嗅觉智慧的鲁耀民快马加鞭,由于他已给市委常委、市政法委书记李长河约益,有要事向李长河通报。鲁耀民与李长河究竟是什么关连?

郑州大学中文系卒业的李长河,历任洛阳地委办公室秘书、三门峡市委研讨室副主任、平顶山市委办公室主任兼副秘书长、舞钢市委书记,1998年5 月平顶山党代会后, 被挑升为平顶山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(副厅级) ,系市第七届人大代外。他在舞钢任职期间,对重激情、讲义气的纺织厂厂长鲁耀民高超欣赏。经过悠久激情栽种,两人称兄道弟,吃喝无论,无话不谈。

李长河进平顶山市委班子后, 对鲁耀民到平顶山任职鼎力相助, 使鲁快乐以偿。

“舞钢出事了, 吕净一浑家归天了,吕净一正在医院挽救, 是归天是活不知道,恶手已被抓首来了⋯⋯”神色紧要的鲁耀民刚刚踏进李长河办公室, 便迫不够待地谈首了舞钢“6 ·18”案件,说着两腿一软,歪坐到了沙发上。

听过鲁耀民的情况通报, 李长河的面部肌肉忽然一阵抽搐, 脸色霎时变得刷白。

嫉恶如仇,逆腐斗士身陷囹圄

李长河与“6 ·18”案件有什么瓜葛?为何如此失神?让俺们把时间追溯到1994 年3 月。

阳春三月,杨柳叶绿,桃花泛红。

时年40 岁的平顶山市委副秘书长李长河, 带着满面春风登上了舞钢市委书记的宝座。

民俗纯朴的舞钢人盼看他能给钢城带来侥幸; 李长河也企看舞钢人能俯首贴耳, 少给本身的仕途添烦加乱。

谁料益景不长。1996 年4 月, 舞钢市八台镇因农民责任过重, 市委又未给个说法, 因此被激怒的人们先后到郑州、北京上访。时任八台镇常务副镇长的吕净一, 也经历区别渠道向中心、省、市相关部分逆映李长河的经济题目。

李长河获悉后, 让人给吕净一做工作,劝其不要再告。但吕净一立场坚定:谁搞失利俺就告谁,哪怕他是天王老子!

区区小民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!

李长河大为归天路怒,他果断地认为,越级上访的幕后人就是吕净一, 他起诉是想把俺李长河告倒。

“再告把他扔进监狱!”李长河深恶痛绝,对吕净一发出信号。

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”。很快有人开始举报吕净一有挪用公款、腐败题目。

1996 年4 月29 日李长河亲自向舞钢市检察院对吕净一“涉嫌”挪用公款、腐败案进动交办,并屡次交待:“此案要上升到政治高度、上升到维护舞钢舒适的高度。”

1996 年6 月7 日, 在舞钢市委常委会议上, 李长河再次强调:“吕净一案件,检察院要攥紧时间研讨,组成犯罪立即逮捕。”

1996 年6 月17 日, 李长河在市委常委会议室召开的检、法二长会议上,听完吕净一案件的汇报后,立即拍板:“吕净一的罪名不妨成立。”

在李长河对“吕案”所动无忌的干预下, 1996 年6 月18 日, 吕净一因“涉嫌”挪用公款、腐败被逮捕关押。

1996 年12 月27 日, 经李长河多次催办, 舞钢市人民检察院以吕净一挪用、腐败公款3000 元向舞钢市人民法院拿首公诉。

转眼进入了1997 年上半年,李长河见“吕案”迟迟未开庭审理, 便又召集会议妥洽、催办,并对案件的处理作出“紧要指示”:“吕案处理, 判上几年为上策,作出有罪处理为中策,处理不了为下策。”

李长河的“紧要指示”发出不久,舞钢市人民法院开庭对“吕案”进动审理,认定吕净一“在报销湖滨大道施工人员过夜费过程中腐败公款3000元”,并于1997 年4 月17 日以腐败罪判处吕净一有期徒刑一年。

身陷囹圄的吕净一, 不平一审判决, 向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挑出上诉。1997 年5 月28 日,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。

1997 年6 月, 被关押一年的吕净一刑满开释。回到家中, 他与相濡以沫的老婆抱头哀哭, 辗转的泪水打湿了衣襟。

“中原何处有青天!”为使本身的冤案平逆平反, 吕净一拖着沉重的步履又开始在舞钢、平顶山、郑州⋯⋯四处奔走呼号。

1997 年8 月的整天上午, 吕净一接到舞钢市委办公室告诉, 说李长河书记要与他们夫妇发言。李长河见到出狱不久的吕净一之后“问寒问暖”,并挑出要给吕安排个像样的工作。

而后李长河寓意深长地说“《红楼梦》里有句话‘柔滑为立身之本,坚强为惹祸之胎’, 你何必起诉? 那样你会败尽家业。”吕净一听事后顿时晓畅,李长河对其的慰藉是“为所欲为不在酒”。面对软硬兼施的市委书记, 这个坚强的汉子以牙还牙地说:“俺也记得《红楼梦》里有句话‘弃得一身剐, 敢把皇帝拉下马’。”两人话不投机,会见不欢而散。

咄咄怪事,失利贪官步步高升

1997 年舞钢穷冬, 北风呼啸, 大地冰封。然而中心、省委发出的系列逆腐倡廉文件,却像一团炽炎的火,使吕净一近似极冷的心再度升温。他奋笔疾书, 一封封揭发李长河失利题目的信件,像雪片雷同飞到省城、京城。

“吕净逐不停如此告, 恐怕对你进平顶山市领导班子要有影响。”李长河的贴心人直言相告。

“吕净一算个屁,别说他一个吕净一, 就是一团人也息想告倒俺, 别理他。”李长河对吕净一不屑一顾。

“李书记要进平顶山市领导班子了⋯⋯”

“李长河要当平顶山市政法委书记了⋯⋯”

1998 年4 月, 平顶山市党代会召开前夕, 关于李长河挑升的音信不胫而走。

“吕净一这次告得很是恶, 你不防弗成。”整天晚上, 与李长河共同“桑拿”、“按摩”完毕的鲁耀民道出了本身的苦恼。

“找人收拾他!”李长河、鲁耀民密谋后,商定由鲁耀民出面物色恶手,对亲信之患吕净一执动报复。

敢为书记两肋插刀的鲁耀民, 经过精挑细选后, 向招聘的岳某和吴某面授机宜。就在恶手即将对“收拾”吕净一方案付诸执动之时, 李长河忽然变卦。

“吕净一正在告俺, 目下手, 很简单困惑是俺指示的。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鲁耀民问。

“经历人再给他做工作, 以软克刚。”李长河深知“小不忍者乱大谋”的内涵, 他几经思量认为此时“收拾”吕净一不是最佳时机。

“家里有啥可贵给俺们说⋯⋯”

“净一呀, 他是市委书记, 你何必冒这风险。”

⋯⋯

“他搞失利,就是皇帝俺也要把他拉下马。”面对形形色色的说客,吕净一铁骨铮铮。

“你要告倒一个县级干部可不是件简单事,算了吧。”

不错, 一个势单力薄的刑满开释人员,要想告倒市委书记谈何简单!吕净一的确也他国把李长河告倒。

1998 年5 月, 李长河心想事成,终于摆脱舞钢这个是非之地, 进入平顶山市委领导班子。

吕净一傻眼了: 失利分子不但他国受到党纪国法的追究, 怎么逆而又挑升了? 弗成! 俺还要告他的经济题目,吕净一不到黄河心不归天。

吕净一风霜雪雨告了几年, 李长河究竟有他国经济题目? 让俺们从“6 ·18”案件发生后,检察结构查处李长河受贿的案卷中探索一下答案:

1996 年2 月至1997 年2 月李长河先后两次接纳舞钢市城建局局长贿金15000 元;

1996 年11 月, 接纳舞钢市人事劳动局局长贿金5000 元;

1997 年9 月, 接纳舞钢市某副市长贿金20000 元;

1997 年2 月, 收受舞钢市邮电局局长贿金10000 元;

1996 年6 月, 收受鲁耀民款物折合人民币16500 元;

1997 年8 月26 日, 收受舞钢市供电局局长贿金20000 元;

⋯⋯

这一桩桩, 一件件, 是对人民“公仆”李长河贪得无厌嘴脸的实在写照。

鄙谚说“饱暖思淫欲”。身居市委书记要职, 腰缠数万不义之财的李长河色迷心窍。

“笃、笃⋯⋯”1994 年4 月的整天上午,随着一阵轻轻的敲门声,一位颇有姿色的年轻女士走进了市委书记李长河的办公室。

“李书记,结构大院里的人都说你很有才华⋯⋯”这位女士对书记一番恭维之后, 吐出本身想“动动”职务的请求,并向李长河正常抛出媚眼。李长河心有灵犀一点通, 在与这位部属的眉来眼去中,紧紧锁上房门,两人脱衣上床,如饥似渴⋯⋯

在与情妇勾搭成奸、如漆似胶的鬼混中,李长河一掷万金,送给情妇的不但有现金、电器、高档衣物、金银金饰,而且还有一顶某局副局长的桂冠,据李长河交代, 他仅送给这个情妇现金就高达5 万余元。金钱、女色、私欲的交织像一条绳索, 把李长河渐渐拉入了犯罪的幽谷

⋯⋯

为虎作伥,鲁总经理两肋插刀

郑州,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。在阳光照射下, 办公大楼上高悬的庄厉国徽和天平,熠熠闪光。

吕净一在持续举报李长河经济题目的同时, 怀着一线企看迈进省高院大楼, 对李长河加害于本身的冤案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挑出申诉, 愿看省高院能为本身洗雪不白之冤。

1999 年,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从命“以事实为依据, 以法律为准绳”的原则,对吕净一有理有据、如泣似哭的申诉进动了认真复查。经复查认定:“吕净一在报销湖滨大道施工人员过夜费过程中, 他国采取重复报销和其它形势腐败公款。”

为此, 省高院于1999 年5 月12 日依法撤销了舞钢市人民法院、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吕净一的判决和裁定, 宣告吕净一无罪。倾斜的天平终于被扳回到了偏袒的位置。

“谁说中原无青天!”人们为吕净一错案的纠正鸣首了宏亮的鞭炮; 人们奔走相告:法律是偏袒的。此时,抛失去沉重包袱的吕净一并未感到轻巧,他在镇静地思考⋯⋯

1999 年5 月31 日, 吕净一给李长河写了一封信, 心快口直地告诉李长河,他的冤案已被平逆,信抬要把舞钢市的巨贪揭发出来。

盯着吕净一墨迹未干的来信, 李长河如履薄冰。他感觉到一栽潜伏的危急正在向他逼来。得当李长河在办公室中愁眉不展时, 鲁耀民来到了他的身旁。

“妈的,省高院把吕净一的案子翻过来了,这家伙非借此折腾弗成。”李长河对鲁耀民说。

“你说怎么办?”鲁耀民看着李长河平缓发问。

“对付小人就得用小人的办法,你要攥紧时间找人‘收拾’他, 打残他的胳膊腿, 让他住进医院, 走不成, 告不成。”李长河恶相毕露。

“这事俺来办。”甘效犬马之劳的鲁耀民一拍胸脯立下军令状。

5 月30 日上午11 时,鲁耀民在紧锁的办公室内, 与他的小兄弟田兴民开始密谈、放置。

“俺给你说个事,舞钢有个叫吕净一的,不停在告李长河书记的状,你找两人收拾收拾他, 千万不克挑李书记⋯⋯”

从命鲁耀民的旨意, 田兴民立即返回舞钢,开始挑兵选将。

“要攥紧办, 对吕净一不要不痛不痒。”6 月12 日,鲁耀民再次召见田兴民进动摧办。鲁耀民深知要使亡命之徒效力,他国金钱打气是弗成的,他随即从办公桌内拿出5000 元, 交给田兴民举动雇恶经费。

田兴民见钱眼开, 随即与早已结识的社会恶棍“老亮”、“老依”开始策划。为使“老亮”、“老依”归天心塌地卖命, 田兴民带着这两人天天养尊处优,并为他们买了服装、传呼机等。为鼓动两名恶棍动恶的“勇气”,田作出“事成之后必有重赏”的赞同。

“人都安排益了, 给了他们5000元,你就安然吧。”在平顶山市“神马大酒店”, 鲁耀民对李长河将准备情况作了详明汇报, 并指着楼下的一个青年说:“谁人孩子( 田兴民) 来了, 你见不见?”

李长河内心十显著了谁人“孩子”就是要收拾吕净一的人, 他一摆手说:“不见,见了不益,攥紧干就动了!”

随后李长河经历电话将吕净一的住处告知鲁耀民。鲁耀民快捷将吕的具体地址秘告田兴民。田兴民马不停蹄隐秘潜入温州路计生委家属楼进动窥探, 确认了吕净一所住的楼层和房间。

6 月14 日, 田兴民交给“老亮”、“老依”200 元,让其购买恶器。两名恶棍紧锣密鼓, 在市场上先后购买了四把尖刀, 开始对吕净一跟踪、盯梢, 并到吕的住处踩点、守候⋯⋯

6 月15 日和6 月17 日晚8 时许,田兴民率两名亡命之徒, 先后三次持刀到温州路计生委家属楼刺杀吕净一,因吕不在家,计划流产。

“吕净一明天也许就不在舞钢市了, 给他们说把活干得爽气爽直点。”6 月18 日, 迫不够待的李长河经历手机再次对鲁发出指令。

“今天晚上该弄就弄啦,要小心别出啥事。”鲁耀民马不停蹄,快捷向田兴民作了交待。

当夜, 在李长河与鲁耀民的密谋精心策划下,震惊中原的舞钢“6 .18”雇恶谋杀案发生了。

天道益还,鬼蜮伎俩事实毕露

1999 年6 月19 日上午, 李长河在办公室听过鲁耀民对“6 ·18”案件情况的密报后,深知大难临头。一阵惊慌之后,李长河开始思忖对策。他为稳住鲁耀民,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瓶“虎骨”酒, 满满给鲁倒了一茶杯。“喝杯‘虎骨’酒壮捧场子, 丈夫汉大外子要敢作敢为。”他想再度激发一下鲁耀民的“豪情”, 让他独揽罪孽。而后他于19 日下午、20 日持续两次在平顶山饭店八楼按摩房与通合一气的鲁耀民密商对策。

21 日, 鲁耀民再次在饭店见到愁容满面的李长河后说: “这事你别管了, 俺一人任务一人当, 决不会袒露你。”

“啪”的一下, 李长河拍着鲁耀民的肩膀冷乐着说:“倘若顶不过去, 不如蹿了,再顶不过去,就一头撞归天到墙上。”李长河深谙他和鲁耀民是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,一旦鲁袒露,他也必然难逃法网。故此,他企看鲁耀民远走高飞,最益归天失去。

“目就看田兴民能不克顶住。”鲁耀民抱着一线企看。

法律的铁拳很快将鲁耀民愚拙的幻想击得分裂。1999 年6 月22日,公安结构根据田兴民的交代和查获的证据将鲁耀民刑事拘留。

“‘6 ·18’案是俺指示田兴民干的,一人任务一人当。”鲁耀民面对审讯,采取丢卒保车的战术,圆通地与神圣的法律周旋。他十显著白只要能保住李长河,未来畴昔对他的处理,李长河决不会坐视旁不益看。然而,他是宛如有点太无邪了。步步紧逼的审讯,使鲁耀民的供词漏洞百出,不克精美绝伦,坚守的防线开始豆剖瓜分。

“俺交代,俺要立功。”懊悔万分的鲁耀民终于顶不住了, 额头上的汗珠哗哗直淌。

“市政法委书记李长河早有报复吕净一之心, 俺在他的指示下招聘了田兴民, 而后田兴民又收买了‘老依’和‘老亮’⋯⋯”鲁耀民如竹筒倒豆子,把李长河在“6 ·18”案件中的所作所为一下倒了个精光。说完他像泄了气的皮球,瘫软在审讯桌前。

随着鲁耀民的造反,“6 ·18”案件的幕后人———李长河进入了刑侦人员的视野。

“这咋办?这咋办?”获悉鲁耀民落网的音信后,李长河如坐针毡,搓着双手急得团团直转。他料想到本身迈进监狱的大门只是时间的题目。恍惚之中的李长河立即开始安排本身的后事。他将办公桌中统共对其厄运的资料十足扔进了碎纸机, 尔后又到宾馆与情妇滚上“席梦思”密语细谈⋯⋯

神圣的法律不容侵夺。令李长河心惊肉跳的这整天很快到来。1999 年6 月28 日, 过去弗成一世的政法委书记李长河, 哆嗦着右手在舞钢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证上签下了本身的名字。

石破天惊!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雇恶杀人在中原稀奇,在俺国50 年来的法制史上也是一件奇闻。李长河被抓首来的音信传出后,全城舆论哗然,全省为之震惊,全国为之摇曳,世人工之触目惊心!

从政多年的李长河岂肯从容就范, 他向审讯人员抛出了一个个蜚语欲盖弥彰,试图回避法律的追究。特大案情的冲击波, 快捷逆馈到河南省公安厅。具有厚实经验的预审内行星夜首程, 从郑州火速赶去舞钢附和。

在省公安厅和平顶山市公安局的通力附和下, 舞钢警方对李长河的审讯当者披靡。面对审讯桌上的证据,李长河呆头呆脑,自知已无回天之术,只益缴械屈从。他对操纵“6 ·18”案件的供述与鲁耀民的交代基本契合。

1999 年7 月18 日, 经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接纳, 公安人员宣布对李长河依法逮捕。

在公安结构对这首错综复杂的案件深入审理时, 检察结构也发现, 在“6 ·18”案件的幕后,披着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外衣的李长河藏匿着很多弗成告人的宏大经济题目。1999年8月27日, 河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李长河涉嫌受贿题目立案侦查。随之, 战无不胜的检察之剑向李长河直逼而来。

晨曦徐徐地揭开了披在大地上的黑纱。省检察院逆贪局的民警披星带月、昼夜奋战, 深挖细查, 终于使李长河的贪赃受贿题目袒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

1998 年10 日, 舞钢市某政协副主席兼城市名誉社主任为感谢李长河的重用抬举, 向李长河行贿现金10000 元,李欣然乐纳;

1998 年10 月, 李长河在平顶山市委接纳舞钢市城建局某局长贿款10000 元;

1999 年春节前, 平顶山市某公守纪局政委为使本身升任局长, 向李长河动贿5000 元;

⋯⋯

据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查证: 1996年以来, 李长河操纵职务之便, 先后25 次收受他人行贿, 金额高达16. 45万元。

经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指定, 由安阳市人民检察院对李长河蓄谋迫害(致人归天亡) 、受贿,鲁耀民、田兴民、刘国兴( 老亮) 、依志宏(老依) 蓄谋迫害(致人归天亡) 案核阅首诉。安阳市人民检察院在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拿首公诉时认定, 李长河等五人工报复举报人吕净一, 造成一人归天亡, 一人重伤, 情节高超恶劣, 性质高超厉重, 在社会上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,李长河系“6 ·18”共同犯罪案件中的正犯,并认定其操纵职务之便,犯罪收受他人行贿款共计16. 45 万元,组成受贿罪,答数罪并罚。3 月14 日至17 日, 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三天半, 审理李长河雇恶杀人案, 结果判处李长河归天刑!

安利一下俺的公多号【拍案鬼话】,内中每天都更新国内外的悬案奇案,迎接有风趣的良朋关注。

推一篇文章:

推一本良朋写的刑侦悬疑小说,有风趣的良朋也许看看哈↓↓↓

郑重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!

上一篇:成都东进战略“大事件”汇总|新城区

下一篇:北京大兴机场临空区将建国际会展核心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